二维码

官方公众号

二维码

青岛政策通微网页

banner
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中心

“一带一路”促进全球融资发展,可持续融资不是无偿援助

时间:2021-04-21 10:59 来源:一带一路网站 点击:
“一带一路”倡议对促进全球融资、发展起到了引领作用。但随着新冠肺炎疫情暴发,部分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陷入困境,债务压力加大。如何解决发展中国家债务融资可持续性,是外界关注的重要话题。
“‘一带一路’有着巨大的融资需求,关于可持续融资,我认为发展造血、把握适度、来源多样、投融共赢这四个关键字相当重要。”4月19日,在博鳌亚洲论坛2021年年会可持续融资助力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圆桌会上,中国进出口银行董事长胡晓炼表示。
博鳌亚洲论坛副理事长、人民银行前行长周小川也表示,要解决”一带一路”沿线发展中国家不可持续的债务重组与削减等问题。
中国商务部副部长钱克明透露,下一步我国将继续围绕解决最贫困国家债务脆弱性问题,与各方面加强沟通,为帮助这些国家实现自主可持续发展作出更大的贡献。
可持续融资的四个关键字
胡晓炼解释称,发展造血指的是在项目建设上要重点支持有利于东道国造血功能的项目,以可持续发展来保障融资的可持续。“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提供的融资,主要还是支持这些国家和地区的交通、电力、工业等行业的建设。我们认为,资金投入对经济社会发展可以带来经济效益,这才是融资可持续的一个基础。”
把握适度意味着,需要根据经济规模、发展阶段、未来潜力等因素开展融资,不超越东道国发展的阶段和财力承受能力,融资的规模要适度,融资的节奏也要适度。
来源多样方面,不仅资金来源要多样化,融资方式也要多样化。在胡晓炼看来,共建“一带一路”的巨大资金需求,单单靠任何一个渠道的投入是远远不够的,必须广泛地动员多方面的资金开展投融资合作,共同投入、共担风险、共享收益。
“不同建设项目资金需求是千差万别的,必须综合发挥信贷、融资、债券、贸易、金融等多种融资方式,根据项目实际特点来灵活设计融资方式、方案。”她称。
投融共赢则指资金的融入方需要通过项目建设获取经济社会收益,而资金融出方也要获得资金安全保障。胡晓炼提出,两者不是非此即彼、只选其一的关系。
实际上,“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中国是沿线国家和地区建设资金的主要投入者,随着“一带一路”建设获得越来越多的关注和共鸣,一些发达国家也逐渐重视对相关国家和项目的投入。
比如,2015年,日本提出高质量基础设施合作伙伴关系计划,扩大对海外基建的资金支持;自2017年起,法国大力推动非洲战略,并寻求成为非洲长期可靠的经济伙伴;2019年,美国提出针对非洲和美洲的繁荣、增长两项倡议,增加对这两个地区的投融资力度。
胡晓炼认为,“一带一路”建设的实施已经对促进全球融资、发展起到了引领作用。“一带一路作为开放包容的合作倡议,也乐见更多的资金,特别是发达国家的资金增加对发展中国家的投入。”
关注债务重组与削减问题
2020年疫情暴发以后,部分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陷入困境,债务压力加大。
今年4月,G20(二十国集团)财政部长和央行行长同意延长暂缓最贫困国家债务偿付倡议(DSSI)6个月到2021年年底,同时呼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制定总额为6500亿美元的特别提款权分配方案,以帮助应对疫情和促进全球经济复苏。
目前,中国共计对23个国家的官方债务实施缓债措施,缓债金额超过13亿美元,是G20中缓债金额最多的国家。
据胡晓炼介绍,目前G20正在开展第二轮缓债工作,中国以实际行动支持最不发达国家克服疫情冲击,秉承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体现同发展、共命运的合作精神。
受疫情影响,2020年我国对外对外承包工程新签合同2555亿美元,同比下降1.8%,其中“一带一路”新签1415亿美元(占对外新签合同的55%),下降8.7%。今年二季度海外经济恢复将驱动国际工程订单增加。
周小川表示,“一带一路”倡议取得了很多成绩,不少发展中国家对此表示高度赞赏的同时,也提出了新的要求。这其中,就包括如何解决”一带一路”沿线发展中国家不可持续的债务重组与削减等问题。
周小川也注意到部分国家对于债务重组后对其国际评级影响的担忧,“尽管G20点出了符合债务重组标准的77个国家,但许多国家根本不提出申请。”周小川认为,这些国家一方面是担心所能得到的钱不足够,另一方面则是担心国际评级下降,多方权衡后选择了放弃重组。
在周小川看来,“一定要想出一些办法,使得‘一带一路’基础设施、工业投资找到具有针对性的解决思路,形成可持续的局面。在这一过程中,注重全球气候变化,注重绿色发展。”
胡晓炼表示,在债务问题的处理中,中国需要兼顾债务债权双方的利益。“可持续融资不是无偿援助,不是社会福利性的资金帮扶。”她指出,从资金有效使用的激励约束机制看,一般来说,无偿资金的使用效率不够高,而东道国承受成本相对较低的融资,既可以吸收汇集更多的资金供给,也有利于激励资金使用能够有更高的效益。
钱克明则强调,发展中国家的债务问题由来已久且相当复杂,解决该问题最关键的还是要发展。“如果债务重组后评级降低,致使其在国际上的融资成本大幅上升,融资困难增加,今后在基础设施建设和发展积极性上会有很大的问题。”
因此,中国注重与相关国家积极开展融资合作,共建能够产生稳定现金流的造血项目。钱克明透露,下一步我国将继续围绕解决最贫困国家债务脆弱性问题,与各方面加强沟通,为帮助这些国家实现自主可持续发展作出更大的贡献。
重点推进绿色基础设施建设
钱克明还表示,下一步的“一带一路”基础设施建设将重点考虑推进以下几个方面的重点工作。
首先是推动绿色低碳,发展燃气、太阳能、风能、水电、核电等高效清洁和卫生的可再生能源,并与传统能源企业密切结合,在各国开展适应当地发展需求且具备更优环境效益和综合效益的能源投资合作项目。
第二,鼓励企业高标准开展境外基础设施项目的规划、设计和建设,推进绿色施工,注重采用环境友好的新技术、新设备、新材料和新工艺,妥善处理好项目与当地居民、环境、生态之间的关系,最大程度地降低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对环境的不利影响。
第三,把绿色理念贯穿到对外投资合作全过程中,鼓励企业开展境外绿色投资、绿色建设、绿色生产、绿色运营、绿色创新,打造中国建造的绿色品牌。